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開啟輔助訪問 |簡體中文 切換到寬版

瘋Show大笪地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668|回復: 0

裙底香 9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-13 15:43:5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        第九章 青春肉體乾媽愛 母妹幽香少年迷

  從遠地來的老同學叫美珍,以前唸書時和日後的「裙底香」老板娘桂香是死 黨,美珍的一對兒女還認了桂香作乾媽。

  「哎呀桂香,妳保養得真好!」美珍一見面就拉著老同學的手,邊叫兩個小 孩:「爾杰、爾佳,快叫乾媽。」

  「啊喲,這是小杰嗎?都長這麽大了!」桂香招呼他們上車,還不住打量一 對小兒女:「小杰今年十幾?十五?」

  「十六嘍,小佳都十四了,我老了,還是妳好,沒有兒女,青春常駐。」

  「妳哪裏老了?」桂香捏她臉蛋一把:「皮膚還這麽光滑,看起來比我還年 輕。」

  一行四人上了桂香的車,美珍娘兒叁個遠來是客,由桂香安排行程,一路上 湖光山色、名勝古蹟游了不少,老同學見面,自有說不盡的別來滄桑、故人是非 。

  半路上,桂香忽然要解手,把車停在路旁,和美珍一起進入叢林裏面方便。 四下無人,衹有她們倆的小便濺在枯葉上的聲音,她們談話的內容就更私密了。

  「妳還是在那家公司上班嗎?」桂香問:「那家貿易行?」

  「不,兩年前就換了。現在是一家廣告公司。」

  「還是當秘書?」

  美珍點點頭。

  桂香又問:「上司怎麽樣?對妳還好嗎?」

  「哎呀,別提了。」明明周圍沒有其他人,美珍還是下意識地四周看了看, 才壓低聲音說:「我上班第二天,他就伸手到我裙子裏面了。」

  桂香笑起來:「第二天才動手,算是好的了,有人在應徵時就要表演口技呢 。」

  「真的?誰這麽缺德?」

  「我老公啊。」桂香嘻嘻笑說:「反正現在不景氣嘛,找工作不容易,男人 就趁機會大占便宜了。」

  「可不是嗎?」美珍說:「以前貿易行那個老板還好,一個月應付他一兩次 就行,現在這個不知道是不是比較年輕,一個禮拜要兩叁次,我老公也沒這麽… …」

  「妳性感嘛。」

  「有時一邊聽電話一邊張開腿讓他弄,還得小心不要讓電話那頭聽到我在呻 吟。」美珍說下去:「這家又是大公司,部門多,主管們常常互相交換秘書來玩 ,我在那才半年多,就被七八個經理啦主任啦搞過了,而且他們看我有老公有孩 子,又做了結扎,不必擔心有甚麽麻煩,所以連套子都免了。」

  美珍顛顛屁股,甩去最後幾滴尿珠,說:「我自己沒關係,衹當是工作上的 需要吧,衹是替我老公委屈,老婆出來打工,還要被別的男人搞……」

  「哎,想開點吧,女人打工,誰不給老板占點便宜?妳衹要想想妳老公上班 時也同樣搞別人的老婆,就不會覺得太難受了。」

  桂香看著她拉起白底黑點的底褲,褲檔馬上濕了一小灘,笑說:「這底褲留 給我吧,這陣子店裏貨源有點不足。」

  「沒問題。」美珍說:「妳招待我們娘兒幾個,我正不知怎樣還這個人情呢 。」

  「老朋友了,還說這個?」桂香眼珠子一轉:「不過妳要還我個人情的話, 不如連爾佳的底褲也一並送了我吧。」

  「爾佳?」美珍吃了一驚。

  桂香笑說:「妳瞞不了我的,我早看出來了,爾佳和爾杰兄妹倆早發生過關 係了對吧?爾杰連他媽媽也把上了。娘兒叁個一起玩,夠刺激哦,──我不知道 的是:妳老公也有份嗎?」

  「他不知道的。」美珍搖頭說:「爾杰年紀輕、精力旺盛,好在有爾佳,不 然我家裏有老公、上班又有一大堆上司,還要天天讓他幹,真的應付不來呀。」

  「哎呀。」桂香說:「妳說是這樣說,其實還是挺享受的吧?別人不知道, 我還不清楚嗎?十幾歲起妳就是個女色狼,一天搞兩叁次算什麽?」

  美珍笑而不答。

  桂香又說:「今晚就讓爾杰兄妹兩陪陪我這個乾媽吧,也讓我試試他們的床 上功夫。」

  「好啊,我也可以休息一下,妳愛和他們怎麽玩就怎麽玩。」

  「妳也別高興得太快,我不會讓妳閑著的。」

  「怎麽說?」美珍訝然。

  「我們今晚住的這家是五星級酒店。」桂香說:「價錢不便宜,不過我認識 他們的經理,算我五折,條件是要我漂亮的熟女朋友陪陪他。」

  「啊喲。」美珍吃吃笑說:「那我不成了高級妓女了?」

  兩天之後旅程結束,桂香送走了美珍娘兒叁個,待著美珍和爾佳各兩條殘留 著她們香濃體味的底褲回到裙底香,讓惠心包裝入倉。美珍是一條白底黑點、一 條粉藍色蕾絲;爾佳的兩條各有可愛的加菲貓和泰迪熊,惠心在標簽上面寫著: 劉太太,叁十八歲,文員;佳佳,十五歲,學生。

  「這兩天店裏有甚麽新聞?」桂香的手摸到惠心裙底下,卻發現了她褲檔裏 的異物,吃了一驚:「咦,這是甚麽?」

  惠心笑著撩起短裙,讓桂香看她的小弟弟,並且把依晴介紹的尖端產品詳細 解說了一遍,桂香聽得驚奇不置。

  「我現在整天都帶著它,連尿尿也不用解下來。」惠心說。

  「那很方便呀。」桂香贊嘆,褪下它軟軟的包皮,舔了一下,果然有惠心的 尿香。

  桂香再也忍耐不住,脫掉自己的底褲:「來,讓我試一試。」

  惠心這兩天已經用了小弟弟幾次,算是相當熟練了,把桂香弄得極爽。高潮 過後,桂香揉著惠心的屁股問:「除了妳長了根屌之外,還有沒有什麽特別的? 」

  「有個客人,說他姓何,新搬來這附近。」惠心說:「買了不少光碟,都是 關于偷拍、女廁那些。」

  「我有兩支新碟,是我和我那同學的兒女的,也就是我的乾兒子乾女兒,不 知道他會有興趣嗎?」

  「喲,老板娘親自上陣耶。」惠心吃吃笑說:「那是保證精彩的啦,我先來 欣賞欣賞。」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何繼盛剛剛搬過來不到一個星期,新房子和「裙底香」衹隔兩條街,買這幢 房子時還重新裝修過,其中一項主要的修改是他們夫婦的臥室,這個房間旁邊就 是浴室,何繼盛暗中把一塊單面鏡安在墻上,浴室裏的人絕不會知道:鄰室的人 可以透過鏡子窺看浴室這邊的一切活動。老何裝上這塊鏡子主要是用來偷看他的 女兒的,這事除了他之外衹有他太太詠梅知道,詠梅本來也覺得不大妥當,但一 向柔順的她,服從丈夫慣了,老何一定要裝鏡子,她也不知該怎麽反對。

  老何還告訴她:「我偷看潔薇,妳也可以偷看仲平啊。」

  「我才沒妳那麽變態。」詠梅說。

  不過老何自從可以隨意觀賞潔薇洗澡之後,他們的性生活好像比以前有了改 善,老何每次都顯得十分興奮,那一根好像也比以前粗大了一點,弄得詠梅通體 舒暢,也就不計較他偷看女兒的變態行為了。

  一天老何要應酬,不回家吃飯,飯後詠梅洗了碗,在房間裏收拾東西,聽到 潔薇進浴室洗澡,洗完後,過了一會,輪到仲平洗,詠梅心中忽然一動,她想: 不如偷看一下,一次就好。兒子今年十六歲了,她已經好久沒看過他的身體,不 知道發育得怎麽樣?看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,反正仲平是不會知道的。她起來鎖 好房門,然後輕手輕腳把挂在墻上的一幅畫拿下來,那畫的後面就是鏡子,詠梅 的心撲通撲通地亂跳,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,偷看十六歲的兒子洗澡,變態 喲,她罵自己,但不知怎麽這個變態的行為卻令她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之感。

  浴室裏仲平正關好門,正在脫衣服,他一脫去長褲,詠梅驚訝得幾乎要叫出 來:仲平長褲裏面穿的不是詠梅為他買的男內褲,而是一件粉紅色有蕾絲花邊的 女裝內褲,詠梅再細看一眼,那內褲竟是她自己的,是她昨天洗澡時換下來、隨 手丟在放待洗衣物的籃子裏,過兩天才一起拿去洗的,現在卻緊緊裹住兒子的下 體,他那一根呼之慾出的把褲檔撐得快要綻破了,仲平卻不脫下底褲,低頭在那 放待洗衣物的籃子裏翻出兩件底褲,一件是詠梅方才洗澡時換下有紅色小圓點的 ,另一件卻是潔薇的白色丁字褲。仲平把媽媽和妹妹的褲檔翻出來,分別聞了聞 ,唇邊漾起一絲微笑,似乎很滿意她們在內褲上留下的氣味,然後他就開始舔詠 梅的褲檔。

  詠梅發出一聲呻吟,下意識地夾緊了腿,她幾乎感覺得到仲平濕滑的舌頭在 她陰唇間蠕動,她的兩件內褲同時濕透了──一件被仲平舔濕,一件被她自己的 蜜汁弄濕。仲平很公平的來回在媽媽和妹妹兩件底褲上來回舔舐,一邊用手搓揉 自己的下體,最後他把詠梅的褲檔含在嘴裏吸吮,同時把一泡濃精全部射在詠梅 另一件粉紅色的內褲上。這時詠梅已經忍不住用手指猛戮自己的屄,看著兒子射 精的同時她也達到了高潮。

  仲平洗完澡,若無其事地穿上媽媽的紅色小圓點內褲。詠梅等他出來後,又 過了一會才躡手躡腳地溜進浴室,做賊似的拿了自己那件粉紅色內褲,回到房裏 細看,衹見褲檔裏黏黏濕濕的都是仲平的精液,射了那麽多,詠梅也有點吃驚, 他看到褲檔還有兩根卷曲的陰毛,不知是她自己的還是仲平的。那灘精液散發出 誘人的氣味,詠梅忽然一陣衝動,低頭就舔,把娘兒倆混合在一起的體液舔得乾 乾凈凈。

  從這天起,詠梅一有機會就偷看仲平在浴室裏的活動,仲平絲毫不察,每天 洗澡時依舊嗅聞舔舐染有媽媽和妹妹騷香的底褲,邊打手槍,衹有在經期的那幾 天,她們的底褲或因為沾到血跡或沒有仲平喜愛的蜜汁,才被他放過。洗完澡後 仲平也依舊換上詠梅的底褲,若無其事的出來。詠梅則在這個時候溜進浴室,取 出沾有兒子精液的底褲,回房間享用。她發覺仲平對她們母女倆的底褲一視同仁 ,衹不過潔薇喜歡穿丁字褲,衹有月經來時她才會穿上一般的叁角褲,所以仲平 用來盛載精液的多半都是詠梅褲檔面積比較大的那件,但偶爾也會射在潔薇的底 褲上,一開始詠梅對直接從女兒的底褲上舔吃精液有點躊躇,但漸漸地也就習慣 了。

  也從這時起,詠梅知道自己每天換下來的底褲比以前一定味道更好了,因為 當她舔吃兒子精液的時候,都會興奮不已而弄得自己褲檔濕透,而平時每一想起 仲平打手槍的情形、舔她的蜜汁的陶醉表情、以及他們兩母子同穿一條底褲的秘 密,她的蜜汁就一次又一次的把褲檔染得濕淋淋的。

  這對她和老何的性生活也有了改善,她在床上表現得更激情。她沒將偷看仲 平的事瞞住丈夫,事實上夫婦倆在同一個房間,這也是沒法瞞的,衹是她不肯定 老何是否有那個雅量,能接受她和兒子每天分享彼此體液的變態行為,決定還是 不告訴他。

  老何問她:「仲平洗澡時有打手槍嗎?」

  詠梅笑而不答,反問:「潔薇呢?她有自慰麽?」

  「有啊,差不多每次都有,躺在浴缸裏,手指在腿間搓揉,很享受的樣子, 不過她的手指沒插進裏面去,所以我猜她應該還是處女。」

  「當然是處女啊。她才十五歲耶。」

  「就是奶小了一點。我記得妳以前奶也是小小的,是我下了多少功夫,又吸 又摸,才弄得現在這樣的規模。」

  「等潔薇交了男朋友,給她吸給她摸,自然就會大起來的。」

裙底香 (10) 第十章 登徒子香閨姦親嫂 女學生窄巷遇色狼

  老何有個弟弟叫何繼業,為人懶散,什麽工都幹不長,這一陣子他又被解雇 了,隔一兩個禮拜就來向哥哥借錢,老何私下告訴詠梅,好色的繼業把錢都花在 小姐身上了。

  這一天繼業又來哥哥家,老何在上班,仲平和潔薇都在學校,繼業問詠梅借 錢,詠梅忍不住說他:「妳就好好找份工,存點錢結婚不好嗎?也好有個人照顧 妳。」

  「唉,我現在自顧都不暇了,還結婚?誰肯嫁我啊?」

  「妳要是肯做什麽生意,妳哥可以借錢給妳做本的,總勝過都把錢花在那些 不叁不四的地方……」

  「我也不是常去那些地方啊。」繼業申辯說:「不過男人總有需要的對吧? 」

  「那就找個對象,結了婚安定下來吧。」

  「說的倒容易,找對象、交女朋友不是一樣得花錢?還不一定每次都把得上 。我這樣倒好,花錢買享受,兩不相欠。」

  「妳兩不相欠,我們卻是出錢讓妳去嫖啊,那又怎麽算?」

  「大嫂心疼錢,我到有個主意。」

  詠梅見到他臉上不懷好意的笑,就知道那不會是什麽好主意,卻忍不住問: 「什麽主意?」

  繼業挨到她身邊,擁著她的肩膀:「大嫂妳幫幫忙,每一兩個禮拜和我好一 次,我就不用去找小姐了。」

  詠梅大吃一驚:「妳瘋了妳,這是什麽話?」忙著要推開他,繼業卻把她擁 得更緊一點,湊在她耳邊說:「不是說妳不想出錢讓我去嫖嗎?這對妳們也有好 處啊,可以省下不少錢呢。」

  「這怎麽行呢?」詠梅掙扎著,但繼業的另一衹手已抓住她上衣的吊帶連同 乳罩的肩帶,一把拉下,詠梅一粒渾圓的乳房馬上彈出來,繼業發出一聲贊嘆, 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:「大嫂,妳的奶好可愛。」

  「不要這樣,放開我,放開我……」詠梅徒勞地扭動著,但她的反抗衹令繼 業更興奮,他親吻著詠梅的脖子,一手在她那衹裸露的乳房上搓揉,把奶頭弄得 又大又硬。

  「妳興奮了。」繼業淫笑著,終于放開了她的奶,手卻往下移,蛇一樣滑進 她的褲子裏面,尋寶似的在底褲外面摸索,詠梅今天穿的是一件蕾絲底褲,疏疏 的孔洞掩蓋不住她豐盛的陰毛。「喲,陰毛很濃耶。」繼葉說,搓揉了她的陰毛 一陣,手繼續往下移,摸到她小小的褲檔:「嘿嘿,真的興奮了啊,下面都濕了 哪。」

  「不要這樣,繼業,不要……」

  詠梅衹能反覆的哀求,繼業並不理會,抱起她走進臥室,將她臉朝下扔到床 上。詠梅掙扎著要爬起來,繼業卻拉住她的褲頭,一扯就連同底褲全褪到腳裸, 手法純熟得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個強姦慣犯。詠梅驚叫一聲,兩衹手腕卻被繼業從 後面抓住,同時感覺到繼業的唇已貼在她光滑的屁股上,女人掙扎扭動的屁股看 起來更加性感,繼業從後面到前面,把嫂嫂裸露的屁股和肥腴的陰唇親了個夠, 這才壓在她背上,邊伸手拉下褲鏈,把那一根已完全勃起的東西掏出來,抱著詠 梅一個翻身,變成詠梅臉朝上躺在繼業身上,繼業好像打摔角似的,兩腿從後面 勾上來,扣住詠梅的腿往兩邊一分,詠梅的四肢就全被他鎖住,動彈不得,已經 有點潤濕的屄更是門戶大開,繼業一挺腰,從下而上長驅直入,馬上就開始抽動 ,詠梅的哀求慢慢變成了呻吟,當一個男人的屌已經進入她的體內,女人通常就 會放棄掙扎、接受被強暴的事實了。

  繼業好久都沒有這樣興奮過,本來要留給不知哪個小姐的精液注滿了嫂嫂的 陰道。

  完事後,詠梅驚魂未定,坐在床邊拿紙巾清理自己,繼業從後面擁著她還在 發抖的身子,吻她的耳垂。

  「沒有什麽大不了的,不是嗎?」他說:「想想妳省下來的錢,感覺就好多 了。」

  「妳哥知道了,會打死我的。」

  「我不說,妳不說,他怎會知道?」繼業忽然想起來:「妳……不會懷孕吧 ?」

  詠梅搖搖頭:「我做了結扎的。」

  「那就沒事了。」繼業把她的臉扳過來,親她的嘴,詠梅不再反抗,任由他 的舌頭鑽進她的口中。「又香又甜喔。」繼業品嘗著嫂嫂的唾液,淫笑說:「再 來一次好吧?」

  他坐到詠梅身邊,詠梅看見他那根東西半軟不硬的,繼業把她的頭按到自己 的腿間,詠梅不等他說,就自動張口含住了他的屌。有什麽分別呢?她想:被他 幹過一次,和被他幹十次,都是一樣的,從這一刻起,她成了一個妓女,一個衹 供她自己的小叔享用的妓女。兩叔嫂第二次的交歡和第一次不同,甚至不像嫖客 和妓女,而像一對熱戀中的男女,繼業不斷在詠梅耳邊口齒不清的說:「嫂嫂, 我的好嫂嫂,我的梅姐,我一個人的小妖精梅姐……」

  詠梅則以喘息和浪聲回應他。繼業再度在她體內射精的時候,她甚至有了快 感,渾身起了一陣微微的顫抖。

  「我過兩個星期再來,嗯?」繼業發泄完畢,像個嫖客一樣拍拍屁股走了。 想到嫂嫂居然成了他一個人的婊子,不但乾凈安全,不必戴隔靴搔癢的套子,而 且免費任幹,這真是太理想了,繼業越想越興奮,恨不得馬上又回去再肏她一次 。免費的婊子,天天幹都不厭,他當然不會等兩個禮拜才回來的,也許下個禮拜 就回來,不,也許明天就來。

  繼業走後,詠梅躺在床上,虛脫似的,任由繼業的精液從她陰道緩緩流出, 把她的屁股和床單染濕了一片。過了半天她才起來,把床單收起拿去洗,一邊不 由自主的回味著剛剛的激情時刻,回味繼業叫她「我一個人的小妖精梅姐」…… 她驚訝地發現,自己竟然開始盼望著繼業下一次來和她交歡了,並且希望他不要 等兩個禮拜那麽久,最好下個禮拜就來,不,最好明天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詠梅和繼業叔嫂倆從此就瞞著旁人偷情,他們都小心的選在老何上班、兒女 上學的時候,因此一直沒被任何人發覺。

  每次當交歡完畢,詠梅送走了小叔的時候,正是潔薇在放學回家的路上。她 有時會走一條長長的窄巷,這條巷子很靜,而且也許是氣流的緣故,巷子裏總是 很大風,即使外面街上沒有風,走進巷子裏,風就會把頭發吹亂,也把她的校服 裙擺吹得飛起來。潔薇有時和同學一起,彼此都可以看見對方裙子下露出的底褲 ,而互相取笑。

  今天她是自己一個人,一息不歇的風照樣把她的裙擺吹起,潔薇聽到背後有 人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,她嚇了一跳,慌忙把裙擺壓住,邊擔心不要是同校的哪 個男生,用手機拍下她的裙底春光照,傳到網上去就糗大了。

  潔薇正要回頭看看是誰在吹口哨,冷不防已被人從背後緊緊抱住,並且把她 推到巷子的一個角落,潔薇驚恐得忘了呼叫,襲擊者是一個小個子,帶著黑頭套 ,衹露出眼睛和嘴巴。

  「妳……妳要幹什麽?」

  「幹什麽?幹妳啦!」那人嘿嘿一笑,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了聲音,又翻腕 亮出一把短刀,在她臉前一晃:「乖乖聽老子的話,讓老子樂一樂,就放妳走, 否則,哼哼!」

  「不要,不要傷害我。」潔薇想起平時讀過的那些勸誡,都說女孩子在這種 場合必須和對方合作,便說:「我會合作的,妳要什麽都行。」

  「那就好。」潔薇的態度令襲擊者也有點意外,揮動著短刀沉聲說:「解開 衣扣,我要看看妳的奶。」

  潔薇咬著牙,顫抖的手指解開白襯衫的鈕扣,然後不待對方吩咐,就討好似 的自動脫去蕾絲奶罩前面的扣子。

  「媽的,這麽小的奶!」那人好像很不滿意,不過還是在她的奶頭上捏了捏 ,把它們弄得硬起來,然後又湊在她胸前吮吸了兩口。「奶太小了,不爽!脫底 褲!」

  潔薇兩手伸到藍色的裙子裏面,把底褲褪下來。對方劈手奪去那件底褲,聞 了聞褲襠,隨手塞進了自己的褲袋。潔薇有點心疼,那是她心愛的底褲,有著粉 藍色的哈囉凱蒂圖案:「不要,請妳還給我……」

  那人也不理會,衹顧蹲下來,撩起她的裙子,一頭鑽到她裙底下。潔薇有點 擔心,剛才他不喜歡她的小乳房,她衹希望裙子裏面的風光不會再觸怒他,好像 陰毛太濃或太疏、尿騷味太重、太濕或不夠濕……

  其實她一點都不知道女人的陰毛氣味該怎麽樣才是男人喜歡的,有一次偷聽 到班上幾個男生聊天,一個說他常常偷他媽媽換下來的底褲來玩,又說他喜歡那 上面的氣味,其他男生也紛紛分享他們玩弄母親姊妹等女性親屬的底褲的經驗, 潔薇懷疑他們知道她就在附近,故意說給她聽的,不知道她們男生私底下有沒有 交換母親姊妹底褲的事?她又想:哥哥仲平也有偷她和媽媽的底褲去玩嗎?不過 平胸妹通常都不受歡迎,這是可以肯定的,也是她對自己身體最不滿意的一點。

  色狼對她裙底下的一切似乎沒覺得不滿意,潔薇感覺到他開始舔她的陰部, 這還是第一次她被舔,她幻想過許多次這個場面,尤其是她一個人在浴室、浸在 浴缸裏自慰的時候,想像自己躺在滿鋪著玫瑰花瓣的床上,某個帥哥(有時會是 同班那些褻玩女人底褲的男生)埋頭在她的腿間,舔她那兩辦玫瑰花一樣的陰唇 ,吮吸她的陰蒂……卻從來沒想過她的第一次居然會是在這樣一條陰暗多風的窄 巷裏,而對方是一個她連樣子都不知道的色狼……要是讓她見到他的臉,要是他 長得還算帥的話,那她大概也不會十分抗拒的。

  巷子裏傳來誰的腳步聲,潔薇不知哪裏來的勇氣,一腳把鑽到她裙子下的色 狼踢開,拔腿就跑,朝腳步聲的方向奔去,那是一個男人,潔薇不顧一切撲到她 身上,還是不停地發抖:「救救我,有……有色狼。」

  背後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,潔薇不敢回頭看,但聽得出是色狼知道事敗, 逃走了。

  「妳沒事吧?」擁著潔薇的男人問。

  潔薇搖搖頭。她衹覺得全身無力,整個人靠在那人身上,也忘了自己酥胸半 露,小小的乳房緊貼在男人的胸前,粉紅色的乳頭更硬了。

  「真的沒事嗎?」男人再問:「要不要報警?」

  潔薇馬上大力搖頭,沒被強姦已經是謝天謝地了,報警?她可不想在警察面 前再講述一遍這可怕的經歷。

  「我是按摩師。」男人說:「我的診所就在前面,要不要給妳檢查一下?」

  男人把潔薇帶回按摩院,自我介紹說他叫莊日強,按摩院裏還有兩個女人, 莊向她們簡短說明事情的經過,就把潔薇帶進一個小房間裏,裏面有一張按摩用 的床,莊讓她在床上躺下來,潔薇這才扣好乳罩和襯衣的扣子。莊日強在她的四 肢軀體按按捏捏,邊問她:「痛不痛?這裏痛不痛?……這裏呢?」又握著她的 小腿,把她的腳舉起檢查看看有沒有傷了筋骨,潔薇想起自己的底褲已被那色狼 拿去了,腿這樣舉起來,裙子底下的春光豈不是被這位按摩師看得一清二楚?但 人家是好心替她檢查,因此也不便拒絕。

  「妳的大腿後面有一點瘀傷。」莊日強最後說:「腰部也有,妳臉朝下躺著 ,我給妳揉揉,讓瘀血散去。」

  潔薇依言躺好,莊日強就開始按摩她的腿,從小腿一直到臀部,裙子也撩了 起來,她雪白的屁股讓莊日強看了個夠。

  揉捏了美少女的腰和腿十分鐘,也飽覽了十分鐘的春色,莊日強問:「妳的 底褲,會不會留在外面巷子裏了?我替妳去找找看。」

  「沒有。」潔薇說:「是那個人拿去了,我看著他把底褲塞進口袋理的。」

  「那妳沒有底褲怎麽辦呢?我看看她們有沒有多餘的借給妳。」

  莊日強走了出去,不一會就有個年輕女人進來,「嗨,我叫安娜,剛才那人 沒傷到妳吧?」

  「沒有,莊先生給我按摩而已。」

  「不是啦。」安娜笑起來:「我不是說我們老板,剛才巷子外面的色狼,他 沒對妳做什麽吧?」

  潔薇這才明白過來,尷尬地說:「啊,不不,沒有……」

  「把妳的底褲拿走了,嗯?」安娜抬起手:「我這兒有一件,可以借妳穿, 是乾凈的,不過是丁字褲,不知道妳穿不穿得慣?」

  「我也有穿丁字褲的。」潔薇接過那件深紅色的丁字褲,觸手柔軟,穿上去 十分貼身,不問而知是名牌貨了。她謝過安娜,便將底褲穿上。

  「妹妹好性感。」安娜笑說。

  潔薇紅著臉說:「謝謝姐姐。過兩天我拿來還妳。」

  「不急的。妳小心一點。我送妳出去吧。」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手機版|瘋Show大笪地

GMT+8, 2014-10-1 07:55 AM , Processed in 0.09497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